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林黛玉在现代_ 53.第五十三回-

时间:2021-05-24 17:5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玄机小鱼小说林黛玉在现代 53.第五十三回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天上掉下个林妹妹

    “都好了。”林黛玉见这院子中景致与印象之中的虽大有不同, 却也没有失了雅致。她本想继续逛下去,见徐叔这样,似乎有话要说, 便道:“这几日, 多亏了徐公子与徐叔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林姑娘客气了。林姑娘可是要逛园子?”徐叔说道,“说来也巧,这宅子原先的主人也姓林。”

    听徐叔这么说, 林黛玉心中微微一动, 又与徐叔逛起园子来。听徐叔继续说道:“他与姑娘也有几分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徐叔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这宅子原先的主人林先生是个苦命的人。虽然林先生家世显赫,祖上在满清年间还出过好几个大官。只可惜这情深不寿。林先生痴情人, 与林太太才结婚一年, 林太太便得了绝症,没一年就没了。林先生那会子才刚二十出头, 后来一直未娶。上了七十岁, 倒与徐先生成了忘年之交, 后来不忍这满是回忆的宅子落入俗人的手里, 便半卖半送地给了徐先生。”徐叔叹了一口气说, “林先生去年秋末的时候没了, 少爷想着将林姑娘记在林先生名下,以姑娘的才情不会辱没了林先生的风骨,再林先生那样才华人品也不至于委屈了姑娘。”

    十年前,徐家来苏州旅游, 借住林先生家中。那林先生半开玩笑将宅子卖给徐先生。不曾想这玩笑话原是带了真心的。

    却说林黛玉听到那句情深不寿, 便是痴了。听到最后, 她慨叹道:“徐公子周全。”

    徐叔点点头,看了看天色,说道:“我看时间也不早了,这园子一时半会也逛不完,不如先回去?”

    知道是要吃早饭了,林黛玉也应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回到花厅,看徐凡早就穿戴齐整坐在那里看报纸了。王阿姨也正好把最后一碟蟹黄包端上来,张强在一边打下手。徐叔问道:“安然怎么没有来?”

    徐凡看到林黛玉跟徐叔一起来,早就把报纸收起来了,说:“他啊,昨天赶稿赶到了凌晨四点。不用管他,他估计要睡到下午才会起来。亏得他今天不上班。”他又对林黛玉说:“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?身体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昨晚睡的早,起来在园子里闲逛,恰好遇到徐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快来吃饭。”徐凡招呼林黛玉过去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林黛玉瞧徐凡手边还放着报纸,就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报纸。”徐凡把报纸递给林黛玉,说,“没什么大新闻。说起来,我看了今天的天气预报,肯定不会下雨。等晚上凉快点,我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翻着报纸,虽然徐凡说没有什么大新闻,但那上面的信息对她来说还是十分新奇的。吃过饭才早上八点半,只是外面的热气已经上来,徐凡便带着林黛玉去书房,教她用电脑上网。两人在书房呆了大半天,到了下午,赵安然果然醒了,顶着一头鸡窝和两个黑眼圈去找王阿姨要吃的。

    如此吃过中饭,徐凡给林黛玉拍了证件照,便和赵安然去处理别墅合同与她身份证的事情。因酷夏难耐,徐凡也没有带林黛玉出去,只让她在书房里看书或者玩电脑,又再三吩咐她遇到事情就给他打电话。林黛玉说道:“家中还有徐叔他们,哪有什么事情?你快些去了,叨叨这许多话。”

    又有赵安然也在一边笑话徐凡。

    徐凡只好不再说话,和赵安然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却说林黛玉在家中看了好一会儿的书,再开电脑的时候,用百度搜了《红楼梦》,那百度词条出来个红楼梦同人,她便点了进去,才看到一本晋江文学城的同人小说,还未打开,徐凡倒是回来了,还给她带回来一盒巧克力雪糕。

    林黛玉看的又惊又喜,拿木勺子尝了一口,惊讶道:“怎么是苦的呢?仔细一尝却又是甜的。”

    徐凡看她开心,自己也高兴,说道:“喜欢吃吗?还有一些水果口味的,我叫王阿姨放在冰箱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的。难为你费心了。”虽然太冰了,不好多吃,但却也很消暑。林黛玉感念徐凡用心,将那雪糕都吃了。

    徐凡又说:“你喜欢就好。还有,我在城外买了一栋别墅,之前和你说过的。咱们后天就可以搬过去了。那里平日里凉快,不至于天天待在室内,对你的身体也要好处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拿手绢儿擦了擦嘴角,双眼灿灿地看着徐凡。

    徐凡微微一楞,心中一暖,一瞬间恨不得将世上最好的东西都送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待回神,他心中不由自嘲,自己还真是奶爸命。

    而傍晚后,徐凡带着林黛玉出门,因为赵安然要上晚班,所以没有跟来。

    坐上副驾驶,林黛玉僵着身子,一动不敢动。驾驶座上的徐凡探过身子去给林黛玉扣安全带。林黛玉惊呼一声,拿手抵着他,说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徐凡赶紧解释:“不是,我给你系安全带呢。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听话,一定要系上的,不然不安全。我那边也有安全带,我一会也要系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徐凡已经强硬地将安全带扣好了。那林黛玉连腮到耳红透,几乎要哭出来。徐凡又叠声安抚,发动车子之后,音响里传来了张杰的《天上掉下个林妹妹》,恰好那张杰在喊“林妹妹”,黛玉止了哭声,微微张着小嘴儿,又看徐凡自己也的确扣上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徐凡通过后视镜见她的确不哭了,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,将车子倒出车库,很快就上了街道。那黛玉耳边听着“天上掉下个林妹妹,似一朵轻云刚出岫。娴静犹如花照水,行动好比风拂柳”,眼前苏州现代的街道映入眼帘——

    但见那华灯初上,街两旁商铺鳞次栉比,红灯绿酒繁华非常。

    “林妹妹。”徐凡学着歌曲中叫了黛玉一声,黛玉立刻用手捂住了脸,却听徐凡柔声说,“林妹妹,任何时候,我都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婶是徐家的熟工了,之前徐叔就在电话里和她解释过是来照顾一个小姑娘,但是到了徐府后见了徐凡这个素未谋面的主人家,又听徐凡再三吩咐那小姑娘胆子有些小,让她不要问太多的话,这才在徐叔的带领下去了后院厢房。

    却说那小姑娘,初来这陌生的地方,等那两个外男离开之后,压着心中的惶恐打量起这房子,见屋外日头正盛,开着夏季的花,只是这屋里却凉爽的很,没有一点暑气,心中好生惶恐稀奇。只是想到自己无缘无故地出现此间,却没有别的东西比这还古怪的了。趁着无人的时候,小姑娘还偷偷掐了自己一把,疼是真的疼,可见自己的确不是做梦。

    这么胡思乱想着,她听到外间有人喊她,原是那哥儿请来的女仆来了。

    林婶进屋后,徐凡就有些焦躁地在大厅里等着。赵安然看他这样,好几次开口让他坐下来等,只是都被徐凡给无视掉了。好在也只等了十来分钟,外间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。打头进来的是徐叔和林婶,两人开了门,才见一个身姿纤细的娉婷女子袅娜而至。

    林婶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,普通话说的不是很好,一口苏白却是好听的很。此刻她半白的话语中是不尽的赞叹:“徐少爷,侬这侄女是哪个仙子下凡哩?怎么就生的这么好看!”

    那小姑娘是苏州人,闻言哪里有听不懂的?原本从空调房里出来被热浪一吹,晒的有些红扑扑的脸蛋似乎更红了一些。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徐凡二人。好歹进了屋,虽是落落大方地站着,却也只是站在那一角,并不敢太过去。

    赵安然在听到林婶的话的时候便笑了起来,只是大家伙都没有说话,他只得辛苦忍着,笑的两肩一耸一耸的。徐凡也听懂了林婶的话,没想到自己不过是随口胡诌的身份,竟让别人误会这小姑娘是自己的侄女了……他轻咳一声,说了句麻烦林婶了,便让徐叔给林婶取工钱去了。

    林婶推说时间这么短不好拿钱的,徐凡只说这么大热天的让她过来已经是麻烦了,之后可能还需要她的帮忙。林婶这才不说了,跟着徐叔离开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厅内只剩下了徐凡二人和那小姑娘。

    徐凡正琢磨着要如何开口,却见那小姑娘轻踏碎步,往前进了三步,之后对着他和赵安然微微一福:“多谢二位公子。不知家中主母何在?小女子好去拜见。”

    听着弱质纤纤的小姑娘不卑不亢的话,徐凡更加确定这小姑娘在古代的身份应该不低,至少是个大家闺秀。赵安然抢先回答道:“小姑娘,我和凡哥两个都是老光棍,而且凡哥的妈妈在北京,也就是别的城市,现在这家里的确是没有什么女性亲人。我们现在这个朝代和你们那个时候不一样,在我们这里,男女是平等的,所以你想说什么只管跟我们说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两只交叠在一起的手紧紧地握着,似乎在考虑赵安然的话的真实性,以及如何接纳这对于她来说完全陌生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着说吧。你的身子还很虚弱,不能站太久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微微颔首,匆匆地看了说话的徐凡一眼,再看屋里的摆设,哪里和自己见识过的一样?但见这客厅之中摆放着一个低矮的玻璃茶几,茶几的三面摆放着棕色的沙发,赵安然坐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上,徐凡站的位置则是靠近那长沙发边缘。小姑娘收回视线,选择了离他们最远的、也就是赵安然对面的那个单人沙发。

    甫一坐下,她的身子便是微微一僵,因为这座位柔软的不可思议,但她心思原本就敏|感细腻,经历了一番生死之事,更是如此。所以,她没有表现出来,并且她只是坐在沙发的边缘,似乎只要一有动静,就会立刻起身一般。

    徐凡与赵安然看在眼中,心中也知道能做到这一步,对这个古代的大家闺秀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。真真是个弱柳之质,却心性坚毅的好姑娘。徐凡对这个小姑娘颇有好感,起身给她倒了一杯茶,递到她的面前,然后就着那长沙发坐下,说道:“小姑娘,你好。我现在正式和你介绍下我自己,我叫做徐凡,徐徐图之的徐,凡人的凡。这位是我的好朋友,叫做赵安然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徐凡便看着那小姑娘。古代的大家闺秀是不会将自己的闺名告诉外男的,徐凡也不好直接问她名姓。但是如果她不说,也就踏不出在现代社会生活的第一步。赵安然听完,补充道:“我叫赵安然,赵匡胤的赵,安详的安,然后的然。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听赵安然口呼宋太|祖的名讳,小姑娘又是一愣。再听赵安然问自己的名字,小姑娘轻轻咬了咬唇,随后便轻声道:“姓林……乳名黛玉。”

    赵安然原本拿着杯子的手一顿,猛地看向徐凡。却见徐凡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林黛玉?潇|湘妃子林黛玉?!绛珠仙子林黛玉?!《红楼梦》的女主角林黛玉?!

    两道目光太过灼热,林黛玉略蹙眉,偷偷朝着二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眼,徐凡和赵安然便觉得心头跳的更厉害了一些。就是这眼神,这似颦非颦的眉,这似泣非泣的眼。徐凡不曾细读红楼梦,却也知道曹公笔下的世外仙姝,娴静犹如花照水,行动好比风拂柳!这份姿色,寻常之人费尽了所有的想象力只怕也想象不出一二!可眼前人,眼前的人,活色生香地坐在那里。那便是娇花照水,便是世外仙姝。

    可是这灼热的目光到底是吓坏了林黛玉。

    这二人莫不是诓自己的?可他们也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她再度低下头去,两手绞着手帕,满心的惶恐无助。

    “令尊可是巡盐御史林海林大人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如何知晓的?”听到父亲的名讳,林黛玉终于没能熬住,她颤着身子站起来。这大厅好似还是雕梁画栋之处,林家待客之所。父亲的身影,音容笑容恍若还在耳边!可她到底是去了金陵,死了,总算清清白白地回家!她是死了的,的的确确是死了的!这死生究竟是一场浮云。父亲回不来了,宝玉、宝玉也娶了宝姐姐……

    见林黛玉身子微颤,两眼虚虚然地打量着这大厅,徐凡心中一动,赶紧到她身边,在她要晕倒的时候一把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徐凡摇头失笑,也回屋去了,不提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两人都起了大早。却说徐家在苏州城内的宅子为了保留古色古香,那床榻也没有多改动。如今来了这城外别墅,新换的大床柔软非常,林黛玉一躺上去便整个人都陷了下去,虽是一夜无梦,却也有些不习惯。故而早早起了。

    徐凡每日早饭前都是要看报纸的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林黛玉与他打了个招呼,便安安静静地坐到了他身边。徐凡看她脸色似乎不大好,便收起报纸,问了句:“怎么脸色这么差?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?”

    林黛玉拿手贴了下左边脸腮,说道:“许是昨晚上吹了风,就有些不大爽利。我屋里还有安然给我开的药,饭后吃上一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凡点点头,又说:“今天正好周一,而且你的身份证也应该办好了。下午的时候我带你去一趟医院,检查下身子。”徐凡又跟黛玉普及了一下现代的医院,之后早饭便上来了。

    安静地吃过饭,徐凡和赵安然打了个招呼,说是今天带黛玉过去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林黛玉因为身子有些不适,吃了饭,恹恹地看了一会书,又回屋歇下了。徐凡则是特意去给黛玉买了几副墨镜、还有一整套的化妆品。回家之后,果然,赵安然的朋友把林黛玉的所有证件都给送过来了,徐凡留他喝了一会儿茶,等他走后,才拿着东西去找黛玉。

    却说林黛玉并不困,只是乏力,歪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电视,也觉得无趣的很。恰好这个时候徐凡来敲她的门了,林黛玉便赶紧去给他开了门。一看到他手上拿着许多袋子,林黛玉惊讶道:“你又给我买什么东西了?”

    徐凡把袋子放到她的梳妆台上,说道:“你这梳妆台空落落的不是浪费吗?我来装点装点它。”徐凡笑着把那些东西都给拿了出来,林黛玉瞧着,心里也觉得喜欢的很。徐凡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,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嗯哼,这是洗面奶,洗脸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等徐凡把那长长的单子念了一半,却看林黛玉双眼红红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徐凡一楞,赶紧问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林黛玉泫然欲泣,拿手背贴着自己的唇瓣,只看着徐凡不说话。徐凡微微皱眉,说:“走,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。”他伸手去拉黛玉,却见黛玉摇摇头,低低啜泣起来,说道:“我想着,我自小没了父母,后来在外祖母家里,和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很是开心的。只是断没有像今日这么自由自在。可我很清楚,若非因为徐公子,我又何德何能过的这般好?”

    薛姨妈对她的好是口头上的,还说什么老太太原本有意把宝琴许配给宝玉,在她的心里种下一颗“自己并非是外祖母唯一内定的孙媳”的怀疑种子。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,即便和贾宝玉心意相通,也无人为她提出这门亲事。所以她将薛姨妈当做了依靠。即便没有如今的黛玉读过《红楼梦》,当亲身经历过,她便就知道薛姨妈对她的好不过是口头上的罢了。但徐凡不是。他是行动、言谈上都为她好,帮她考虑的四角齐全。

    徐凡原本最是见不得女人哭的,觉得哭哭啼啼的实在惹人烦。但看林黛玉却是梨花带雨,心里除了怜惜她,哪里还有别的情绪?他赶紧劝说:“你看看你,哭成这样,别人还当我欺负你,怎么还会觉得我对你好?再说了,我就是让你不至于饿了,冷了,你以前过的那些呼奴唤婢的日子,我可给不了你,这就好比似——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说起来,好像还是我这个平头百姓占了天大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破涕为笑,只依旧说道:“昨儿我、我喊你徐叔叔,心里拿你当我的亲人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徐凡皱眉,一看林黛玉脸色微微苍白,赶紧解释,“我的意思是,林妹妹,我今年二十六岁,我就大你十岁,我比贾琏还小。‘叔叔’那是对外人说的,你要是真的拿我当亲人……你就喊我一声哥哥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听他把自己比作贾琏,心想可贾琏也没有供她吃住,还给她买这个买那个的。别说贾琏了,就是宝玉……只他纵然是想,也没有这个能力,他自己吃住还不都是用的家里的。林黛玉赶紧回过心神来,再一看自己的手还被他握在手里,赶紧把手抽了回去,转过身去。徐凡有些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头,说:“林妹妹,因为这称呼的事情,你不知道我被赵安然那厮嘲笑了几次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哪里还有刚才伤春悲秋的心情?全被徐凡给搅和的差不多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